五星紅旗,我為你自豪(70年,共同走過·對話兩代體育人)

时间:2019-05-10 11:23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 

  張長祿,1952年赫爾辛基奧運會閉幕式中國體育代表團旗手,那一次是新中國體育首次出現在奧運舞台上。1926年出生於天津,是新中國第一代籃球國手中的領軍人物。曾擔任亞籃聯副會長、中國籃協副主席。

 

 

  雷聲,2016年裡約奧運會開幕式中國體育代表團旗手。2002年入選國家隊,先后參加了北京、倫敦和裡約3屆奧運會,在倫敦奧運會上摘得男子花劍個人金牌。現任國家擊劍隊女子花劍項目主教練。

 

 
 

 
 

  開欄的話

  承載著光榮與夢想,新中國體育一路走來。七十載拼搏奮進之路上寫下的一個個故事,托舉起令人感奮的中華體育精神。“人生能有幾回搏”“團結起來、振興中華”……那些榮耀時刻,那些難忘經典,刻進了國人的共同記憶,化作全民族共有的精神財富。

  本版從今天起推出“70年,共同走過·對話兩代體育人”欄目,邀請新老體育人共話今昔之變,重溫歲月激情,感悟愛國情懷,一同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到來。

  

  高擎五星紅旗,行走在隊伍的最前方。奧運旗手,代表著中國運動員的形象,也向世界展示著中國體育的風採。

  1952年赫爾辛基奧運會閉幕式上,籃球運動員張長祿擔任中國體育代表團旗手,那是新中國體育首次出現在奧運舞台上,面對世界陌生而好奇的目光,亮相就意味著成功。2016年裡約奧運會開幕式上,當擊劍運動員雷聲高舉五星紅旗引領著中國體育代表團入場,這支隊伍已經是世界體壇為人稱道的一支勁旅。兩位旗手的故事,講述著新中國體育70年的風雨滄桑、拼搏奮進。

  作為奧運旗手,感到非常自豪

  記者:張老是新中國首任奧運旗手,那時國際社會對我們還不太了解﹔雷聲是2016年裡約奧運會中國代表團旗手。不同的時代,不同的感受,作為旗手進場的那一刻,心情是什麼樣的?

  張長祿:1952年新中國成立不久,外界對我們不了解,我們也不了解外面的世界。

  我們收到赫爾辛基奧運會邀請參賽的通知已經晚了,趕不上多少比賽(僅吳傳玉參加了游泳比賽)。但是周總理要求,中國體育代表團一定要趕到奧運會現場,將代表新中國的五星紅旗在賽場升起。當時我是男籃隊長,讓我做旗手,這是國家交給我的任務,是責任。

  那時很多外國人都沒見過五星紅旗。主辦方為我們准備的國旗也不夠標准,后來換成了我們自己帶去的標准國旗。(閉幕式)進場的時候,我把國旗舉得高高的,迎風一飄,心裡真是非常自豪。中國來了!我當時也特別緊張,怕萬一旗子出了問題怎麼辦,飄不起來怎麼辦。我就一直看著國旗,連觀眾的歡呼聲都沒聽見,就想著怎樣完成好任務。

  雷聲:得知自己要擔任裡約奧運會旗手時,起初有點驚訝。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使命,更是一份責任。走在隊伍的最前面,要代表中國體育的形象,同時對我從事的擊劍項目也是一種認可和榮譽。

  我之前做過全運會、亞運會的旗手,但奧運會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。(開幕式)出場的時候,我是有點緊張的,不過到場內以后,觀眾熱情歡呼,我完全融入那個氛圍中,更多的感覺就是興奮,還有為中國自豪的榮耀。

  記者:從1952年到2016年,中國走過了不平凡的奧運之路。兩位作為親歷者,有哪些印象深刻的奧運經歷?

  張長祿:去參加赫爾辛基奧運會時,路上走了3天,轉了兩次飛機才到。我們到晚了,沒趕上正式比賽,就打了幾場友誼賽。

  我們挺珍惜奧運會這個機會的,哪兒也不去,就蹲在運動場,整天看球。看前八名的比賽,感覺(我們的)水平和其他國家差距挺大。

  雷聲:2008年奧運會時,我止步前四名。2012年我攢著勁希望能突破一次,因為我知道這可能是我最有機會去打好的一屆奧運會。

  比賽也很有戲劇性。前一年的世錦賽上,我是一號種子,遇到了排名第十六位的選手,結果被他淘汰了。倫敦奧運會我在八進四的時候又碰到他,他是當時的世界第一,我世界排名第八。他一路領先,但大賽較量還有臨場發揮和心態,當我打出了11︰0的小高潮追平比分時,我知道他的心理防線垮掉了。現在想想,奪冠的過程非常起伏。

  傳承體育精神,激勵年輕一代為國爭光

  記者:如今的訓練條件遠遠超過當年,競技體育也取得了巨大成就,兩位有怎樣的感受?

相关推荐